关于我们当前位置: > 关于我们 > 正文

人民法院报:合同到期承租人未搬离 出租人索要房屋占有使用费

发布时间:2018-06-29 16:54 浏览次数:佚名
人民法院报:合同到期承租人未搬离 出租人索要房屋占有使用费 人平易近法院报:合同到期承租人未搬离 出租人索要衡宇据有利用费 法院认为出租人未实时减损 驳回其诉讼恳求 租赁合同消除后,承租人仍继续据有利用衡宇,出租人未按合同商定实时收回衡宇,出租人要求承租人付出衡宇据有利用费,可否取得法院支撑?日前,重庆市渝北区人平易近法院审结此案,当庭判决驳回出租人的诉讼恳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重庆某团体有限公司将其所有的一处衡宇出租给被告重庆某控股团体有限公司利用。2013年3月12日,两边签定了《衡宇租赁合同》,商定衡宇租期为2013年4月12日至2016年4月11日。被告须在合同期满或消除之日起7日内搬离衡宇并将衡宇内物品全数搬走,若7天后仍留有物品,则视为被告抛却其所有权,原告有权随时进入该衡宇并对衡宇内物品予以处置,若是造成损掉,概由被告负责。2015年5月31日,原、被告两边消除了《衡宇租赁合同》。合同消除后,被告人员便不在出租衡宇内办公,但办公用品和装备仍寄存于出租衡宇内。 另查明,被告与重庆某康公司曾于2017年4月18日签定《从属措施、装备及室内装潢让渡和议》,和议商定被告将案涉衡宇内的全数物品让渡给重庆某康公司。2017年5月,原告将该衡宇出租给重庆某康公司利用。基于此,原告酌情告状恳求被告付出自2015年6月1日起至2015年11月30日止共6个月的衡宇据有利用费。 法院审理认为,凭据《衡宇租赁合同》商定,合同消除后,被告依约理应在7日内腾空、搬离案涉衡宇,不然视为抛却衡宇内物品所有权,原告有权进入衡宇对物品进行处置。可是凭据《中华人平易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划定,当事人一方背约后,对方该当接纳恰当办法避免损掉的扩大;没有接纳恰当办法导致损掉扩大的,不得就扩大的损掉要求补偿。本案中,在被告没有定期搬离衡宇时,原告应接纳恰当办法积极收回衡宇,削减损掉。但是,原告未接纳任何减损办法,故不得就扩大的损掉要求补偿。据此,法院遂驳回了原告的诉讼恳求。 承举措官默示,本案中固然被告背约在先,可是原告并未依照合同商定积极行使权力来措置衡宇内的物品,同时也未接纳任何减损办法。另外,在原见告道被告与第三方签定《从属措施、装备及室内装潢让渡和议》后,亦未提出任何贰言,以后还将衡宇出租给该第三方公司,其已与该公司建树了一个新的租赁关系。基于此,原告也已无权再要求被告付出衡宇据有利用费。